首頁 蘑菇视频app來信 蘑菇视频app美術 蘑菇视频app文學 蘑菇视频app人物 蘑菇视频app評論 蘑菇视频app圖庫

蘑菇视频app文學

韓文戈詩歌60首

2012-10-23 09:03 來源:中國蘑菇视频app藝術 作者:韓文戈 閱讀
韩文戈  
  
  韓文戈,男,1964年農曆11月生,河北豐潤人,現居石家莊,1982年開始詩歌練筆,先後從事過報刊雜志編輯記者、公務員等職業,現在一家公共服務機構謀生。出版、編印有詩集《吉祥的村莊》、詩文集《通向往昔的路》(內部版)、詩選集《晴空下》(內部版)、詩選集《詩:400首》等五種。自1995年開始,基本不再公開發表作品。詩乃我的呼吸,自在自爲之事,自娛自樂,自給自足。靜聽詞語與沙漏的聲音。遠離流行詩歌和各色詩歌圈子,遠離詩歌權力話語中心。  
  
  《安頓》
  
  出了車站
  天上和地上都已一片燈火
  轉眼之間
  在火車上認識的人
  和不認識的人
  都神秘地消失在夜色裏
  他們回家了
  他們在大小旅館安頓下疲憊的肉身
  還有些不知在哪裏過夜的人
  徘徊在閃爍的廣場上
  我有太多這樣的時刻
  在深不見底的夜裏
  在路上
  與太多熟人或陌生人離別
  一個孤獨的沈默者
  ——我們像世上一條條野狗
  安身立命,或浪迹天涯
  彼此擦肩而過
  並永不再見
  
  《熱愛的方式》
  
  最早一班公車上,我遇到一個去晨練的老頭
  我猜他足有八十歲,是的,他告訴我。
  另一個人跟他搭讪
  老頭說,每天早起都要去公園跳跳舞
  他計劃要跳舞跳過九十歲。
  
  而在最近的兒童節,我遇到一個五歲的小姑娘
  她拉著爸爸的衣襟,走在衆多遊園的小家庭之間。
  因爲另一個有錢的男人,媽媽抛下了這對父女
  小姑娘悄悄跟爸爸說,要找一個新媽媽
  一個更好的媽媽,喜歡她。
  
  我也在熱愛著,我用語詞栽下一株株植物
  有時它們是薔薇、芍藥,有時是罂粟。
  大多時候,它們都難以成活
  可一旦長出嫩芽,它們總會綻放樸素或神秘的花
  也許是死亡的黑花瓣,也許是火焰的舌頭。
  
  我們都有所愛,用各自的方式
  當時間還來得及,當時間還允許我們去熱愛。
  
  《寂靜》
  
  大清早,在自家的土炕上睜開眼
  能聽到,院子裏的父母一邊幹活,一邊輕聲搭話。
  能聽到大喜鵲領著小喜鵲
  往返于村莊與西山之間的翅膀聲
  河水籠著輕煙,悄悄繞過小村。
  
  而當午後醒來,天地一片古意,季節幽深如一眼老井
  岩村有著發自骨髓的寂靜:
  它們被椴樹、厥、桑麻的枝葉緊緊含住。
  當一個人失去了父母雙親
  只有塵土落下,落下,埋住一年年的寂靜。
  
  《晴空下》
  
  植物們都在奔跑。
  如果我媽媽還活著,
  她一定扛著鋤頭,
  走在奔跑的莊稼中間。
  她要把渠水領回家。
   
  在晴天,我想擁有三個、六個、九個愛我的女人。
  她們健康、識字、爬山,一頭烏發,
  一副好身膀。
  她們會生下一地小孩,
  我領著孩子們在曠野奔跑。
  
  而如果都能永久活下去,
  鎖頭、冬生、雲、友和小榮,
  我們會一起跑進岩村的月光,重複童年。
  我們像植物一樣,
  從小到大,再長一遍。
  
  《孤獨是每個人的,別人不知道》
  
  安靜又無聊的時候
  我就挨個想一遍認識的人
  就從身邊想起,從現在的人,到過去的人
  一直向後想
  再向後,就到了小時候
  沒有血緣的兄弟姐妹,藏貓貓。
  就像有時,我挨個琢磨寫過的詩
  哪一首能夠留住
  我一首首掂量、甄別、取舍
  能留下的越來越少。
  可以留到最後的朋友也越來越少
  以爲青春可靠,它已溜走
  以爲還有中年,它正在溜掉
  這樣一遍遍地想,一點點回憶
  唯獨可以托付心事的人沒有幾個
  我們都是不同的書展開的情節
  無論怎樣,都不可能敘述同一個故事
  直到最後,想要托付的心事
  也會離開
  凡事都成了身外之物
  也許最終剩下的,都是最初的
  而孤獨屬于每個人,別人不知道。
  
  《韓士福的話》
  
  最近常常夢到死去多年的,英俊少年韓士福
  十四歲的他,在夢裏對我說了很多話
  可惜,我一句也沒有記住
  反倒記住了一句他沒有說過的:
  “老朋友,看看你們
  如此這般,多活幾年又有什麽好?”
  
  《漸漸遠去的夏天》
  
  是否曾經真的擁有過夏天?
  現在,離霜、雪更近了,離冷更近了。
  地上的事物完全敞開後,正慢慢閉攏
  用殼、羽毛或衣服。
  現在,山坡上的松樹已結滿松果,小路彎曲著
  埋進黃米草叢。
  那一年,小學生們把松樹苗背上山去
  把白草坡水庫的水背上山去
  當我們把樹苗一棵棵栽到斜斜的山頂
  天已黑下來
  大月亮就挂在懸崖上,照亮我們的心。
  月光下,我能看到自家的院子
  狗、圈裏的山羊和透出木格窗子的光暈。
  現在,滿山的松樹已結滿了松果
  山雀來回飛掠
  我已不會再向上爬去。
  該說再見了,盛夏。
  再見了,洪水黃沙;再見了,密林深處的野百合。
  
  《祈禱中的女人》
  
  站在涼台上,面向初升的太陽
  各種花草、香氣圍繞著她
  幾顆尚未隱去的大星鑲嵌在天上,如同隱喻。
  上帝安好,清晨寂靜
  醒來和未醒來的事物像野草起伏。
  幽暗裏,我逆著光看她的剪影
  紫羅蘭、鳳梨、蘭草像孩子們的手臂輕觸著她:
  向著太陽、父親與漸隱的星辰,她祈禱著。
  屋裏的光線越來越密,不一會照亮了我們的居室
  照亮了床單、書籍和廚房裏的菜蔬
  也照亮了我的大部分。
  
  《遺忘的祝福》
  
  那個賣梨膏糖的女孩,混雜在菜販子的攤位中
  她把大塊的糖砸成小顆粒
  裝袋,出售——她家的祖傳
  早市上,賣菜、買菜的人都在討價還價
  這是秋天的早晨。
  因爲吸煙,我常到她那裏買糖,淺棕色,薄荷味
  消炎,止咳,潤肺,去火
  她說,這次你多買一點吧
  過幾天,我要回老家結婚去
  會有好長一段日子不再來。
  她的話語像她手裏的糖
  臉上曦光明亮
  這個早晨,清新如一顆挂滿露水的蔬菜。
  離開她很遠,忽然感覺我忘了什麽
  我應該對她說:哦,新婚快樂
  而對這個早晨,我該說:祝福,生活。
0

熱點資訊

© CopyRight 2012-2020, aboveface.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電子郵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請將#改爲@)
蜀ICP備06009411號-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