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蘑菇视频app來信 蘑菇视频app美術 蘑菇视频app文學 蘑菇视频app人物 蘑菇视频app評論 蘑菇视频app圖庫

蘑菇视频app人物

被飯局綁架了的陳忠實先生

2020-04-30 09:35 來源:中國蘑菇视频app藝術 閱讀

作者:馬治權

陈忠实

早上醒來讀方英文寫陳忠實的文章《多好的老漢》,覺得真好。文章曲折委婉,卻含娓娓道出陳忠實的爲人與中國社會的世故人情。

陳忠實《白鹿原》的出版發行,使他的名聲大振;獲茅盾文學獎後,更使他名氣如日中天。然而麻煩也就接踵而來一一沒完沒了的應酬,讓他如陷泥淖。有人把這些事濃縮成四個字,即“吃飯寫序”。

吃飯是爲了讓陳忠實寫序,寫序必須先請吃飯。這是一個前因後果的關系,也是一個深藏中國人情邏輯的關系。“請客不到羞君子”,因此陳忠實必須去。“吃了人家的嘴軟”,序也就一定得寫。因之,吃飯、寫序就成了一種循環。

我是陝北人,喜歡吃陝北飯,也曾請陳忠實吃過陝北飯。陳忠實說,這飯我愛吃。其實後來我發現,那不是他喜歡吃陝北飯,而是他怕得罪叫他的人。他曾經認真地給我說:“治權,提前一天打招呼,我一定會去的。”

老漢說這話,我便以爲老漢好說話。久了漸漸明白,這不是他的初衷,而是他懂得中國的國情。我喜歡書法,在圈內小有名氣,求字的人便很多。我心裏明白:字不輕予。但卻不得不寫。

你今天拒絕一個人,他明天給你一個冷臉。拒絕的人多了,滿世界都是些冷臉,你還能有好心情嗎?我們單位的領導,一退休就不來單位了,爲啥?有些人的要求沒有滿足。他來了這些人可能不罵他,但見了他給一個冷臉或者裝作不認識,你說他難堪不?

當然,不去吃飯或許並不怕得罪人,但中國人太聰明,有些飯局不去簡直就躲不過。你可以說一個不,兩個不,甚至三個不,但總有你難說的時候。記得一次請客,是想讓陳忠實爲一個小兄弟寫一篇文章。這個小兄弟與我關系甚好,他提出來後我不好拒絕(相處十多年了,過從甚密)。

但答應下來又後悔了。我想,陳忠實比我名氣大,而且年長于我,他那麽忙,萬一找個理由拒絕了,我怎麽辦?中國這事情,你真要想辦成,就一定要找一個完全能影響了對方的人。

我雖然與陳忠實關系不錯,但絕沒有到了完全有把握的地步。我于是想到了李星。我對我的小兄弟說,你認識李星不?他說他與李星不熟,但他父親熟,是他父親的同學。

小兄弟便領著父親去求李星了。不料李星說:“還是讓馬治權請忠實吃飯吧。我參加。如果我請陳忠實吃飯,他一定會拒絕。”李星還很有經驗地模仿陳忠實的口氣說:“有啥事電話裏說,吃什麽飯?你不嫌麻煩,我還嫌麻煩。”

是的,李星與陳忠實太熟,陳的《白鹿原》出版後,李星寫評論文章不遺余力,真可謂挺身而出,倍加推崇和贊賞。如此關系,有啥事情求陳老師,還真不需要請吃飯。

當然,李星如果要在電話裏說這個小兄弟的事,陳忠實因爲人熟,恐怕一口就拒絕了李星,李星可能就不好意思再往下說了。因此,他讓我出面請陳,然後他參加,如此形成“夾攻之勢”,讓陳老師想逃脫也難以逃脫。

設飯局是我的長項。我先約了幾個陳老喜歡的,平時又不多見的朋友,然後給陳老打電話說:“一塊吃個飯吧?有誰有誰。”

陳老一聽我念叨出的名字,就說:“這幾個人好,我願意來。你定好了時間地點,給我個短信就行。”我說:“大家讓您定時間。”陳忠實說:“後天下午吧。”

陳忠實說的“後天下午”其實是說後天下午一起吃晚飯。以後的事情便不用多述。陳一看席間李星主動誇我的小兄弟,而小兄弟又將他的作品送了陳看,陳便知道請他吃飯的意思了,之後也就很快把文章寫了出來。

陳忠實爲人寫文章,一寫幾千字,洋洋灑灑,真情流露,自然比一般論字收錢寫序的人辛苦。但他是一個不計較錢的人,你給他多少,他或許不嫌,不給他當然也行,他照樣會激情滿懷,熱情洋溢。他是陝西少有的幾個“豪情一往劍可贈人”的作家,在爲朋友寫序或介紹文章時,從不待價而沽。

如此性情而又重承諾的人,便一定是一個活得很累的人。遇到年輕人求他了,他會說:“咱有今天就是年輕時人家幫助過咱呀。”遇到農民了,他會說:“咱本來也就是一個農民呀。”我有一次請他爲甘肅省文化館題館名,問潤筆費多少?他說:“我當過文化館館長,給文化館題字不收費。”

前兩天看到劉炜評先生的一首詩,覺得好,就抄出來挂在了微信上欣賞。然而一轉念,又覺得不合適,趕緊刪除,因爲那兩天正好有個外地朋友來西安,我陪了兩天。

在這個時間挂這樣的詩,是會讓人誤會的,會讓人家說:“我剛離開,你就挂這樣的詩?”劉炜評先生的詩是這樣的:“莫言身心愛鬥爭,最煩最累是逢迎。人情教我爲難甚,曲直兩端都不成。”

我之所以把這首詩抄出來,挂微信,是有同感的。因爲在中國處世,真是“曲直兩端都不成”。成功需要人脈,而人脈就是人情。欠下人情了,就必然要償還。你是個名人,你就得擔當更多的人情。

否則,你將到處受到冷遇和白眼,甚至寸步難行。來輝武當年發財了,但錢財讓他得罪了許多人。路遙當年成名了,但不少人說他不幫人。

陳忠實落了個“好人”、“好說話”的名,但自己又背負了多少沈重?那些鋪天蓋地的題字、寫序,都是他的心血和勞動,都是毀壞他健康的殺手。列夫·托爾斯泰說:“作家是蘸著血塊寫作的。”題字、寫序又何嘗不是“蘸著血塊”呢?!

因此,中國要進步,要讓藝術家們多出産品,還是要向外國人學習,市場原則,了了分明。再也不能用人情壞原則,用飯局綁架人,並由此扼殺秩序、效率與才情。

謹以此文向陳老道歉!願老人家安息!

2016年4月30日

來源:西安讀書會

0

熱點資訊

© CopyRight 2012-2020, aboveface.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電子郵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請將#改爲@)
蜀ICP備06009411號-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