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蘑菇视频app來信 蘑菇视频app美術 蘑菇视频app文學 蘑菇视频app人物 蘑菇视频app評論 蘑菇视频app圖庫

蘑菇视频app評論

揭開“洛麗塔”迷思:亨伯特·亨伯特必須去死

2020-04-26 10:40 來源:中國蘑菇视频app藝術 閱讀

從N號房事件到上市公司高管涉嫌性侵“養女”案,層出不窮的未成年人性侵事件不斷地挑戰著人們的神經。然而群情激憤之下的公共討論往往難以做到充分和深入,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關于具體案件的“真相”的全貌幾乎不可能被了解,這不僅僅是因爲新聞報道的不盡人意或當事人的有意隱瞞,還在于個體的真相存在于更廣闊的社會結構以及鮮少被提及的無意識層面;其次,值得尊敬的正義感很多時候會導向正確但是單一的闡釋,而當我們反複談論施害者和受害者之間不平等的權力關系時,未成年人性侵案——或者說所有的性暴力——背後的複雜性就不可避免地被遮蔽了。

在關于未成年人性侵的有限討論中,有一種十分耐人尋味的現象,即對《洛麗塔》這個文本的反複召喚。這種召喚大多數情況下都是一種誤讀,即將其作爲被侵害的少女並不無辜的證明,“洛麗塔迷思”和納博科夫的這部文學經典同樣經久不衰。然而“戀童癖”題材的小說並不一定是“戀童癖小說”,納博科夫精心編織的小說世界細致入微地描摹了男主人公亨伯特·亨伯特的病態心理,反而有著道德教化的意義,而其中展示的不可能從現實案件中獲得的複雜性以及問世幾十年來累積的讀者反饋,恰好可能填補就事論事的公共討論所缺乏的豐富性。而台灣作家林奕含根據自己未成年時被性侵的經曆寫成的《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更是給出了一個受害者視角的細膩、真誠、痛苦的文學文本。

文學不同于現實,卻可能成爲進入現實深處的秘密通道。近年來性侵事件中每次“反轉”後的加害人視角,都是一支亨伯特的筆,不斷掀發圍觀者對“不完美受害人”的譴責。而如何看待房思琪們處于“黑暗大陸”中的欲望,她們在什麽意義上可以被視作欲望主體,也引起性別圈一次又一次的爭論。澎湃新聞邀請了納博科夫研究者馬淩、精神分析學者余一文和長年關注性暴力和兒童性侵議題的撰稿人端木異,從文學倫理、女性欲望、法律建構等不同學科視角進行了一場圓桌對話,嘗試進入“洛麗塔迷思”的複雜語境。因篇幅較長分爲三篇刊發。

在第一篇中,馬淩辨析了《洛麗塔》是否屬于色情文學的問題,講述了《洛麗塔》傳播史上的爭議,呈現了《洛麗塔》結構安排背後隱藏的作者道德評判,最後指出:“納博科夫值得被拯救,而亨伯特·亨伯特必須去死。”

澎湃新聞:輿論場在發生未成年人性侵案件時反複重提《洛麗塔》文本,很多人把看成是一部戀童癖小說或者兒童色情文學,有觀點覺得這部小說在當代應該成爲禁書,這些觀點是有問題的嗎?

馬淩:一般而言,文學總是比大衆激進,西方最早的史詩《伊利亞特》,就是始于海倫王後被帕裏斯王子誘拐。從某種意義上說,一部西方文學史近乎于一部“奸夫淫婦”的曆史,對抗傳統、拓寬道德的邊界,是文學之所以成爲文學的地方。當然,當局出于良風佳序的要求,在一定的曆史時期,會封禁一些不見容于主流觀念的文學作品。比如文藝複興時期的《十日談》和《巨人傳》長期位列教會的禁書目錄;1857年,福樓拜、波德萊爾等人因“違反公共道德”在法國被起訴;20世紀前期《查太萊夫人的情人》和《尤利西斯》也都曾經是禁書。而到了我們的時代,以上這些書都成了文學經典。不過,並不是每一本曆史上的“色情讀物”都能成爲文學、特別是文學經典,經典的形成史告訴我們,衡量經典的標准,不是只有一個“激進性”,一定還有別的東西,特別是要有“文學性”。

还需要指出的是,“禁”与“止”不是一回事儿,有许多“屡禁不止”的现象。以19世纪英国维多利亚时代来说,该时期盛行严苛的道德观念,在女士面前提到“裤子”都是不可原谅的。令后世震惊的是,恰恰是保守的维多利亚人私下閱讀着最色情的地下出版物,偷偷售卖色情文學与图片的小型文具店和雪茄店获得暴利。在弗洛伊德看来,现代社会的特征是“文化虚伪”,也就是高水平的道德标准迫使人们压抑本能,于是就产生了神经官能症和人格畸形。文化史学家彼得·盖伊在他的煌煌巨著《感官的教育》中对此多有论述。很确定,维多利亚时代的伦敦必定存在现在意义上的恋童癖小说或者儿童色情文學,但是它属于地下文學,很难进入一般大众的视野。

如果我们区分“恋童癖”和“恋少女癖”的话,有“恋童癖”的作家我们可能知道的多一些,比如王尔德、以及二十世纪初期的毛姆和纪德,但是他们并没有写下以恋童癖为题材的作品,或者匿名写了我们不知道。托马斯·曼的《魂断威尼斯 》,止于精神上对少年的迷恋,一向被认为题材敏感、但并不算恋童癖文學。“恋少女癖”则更隐蔽一点,过去西方早婚,仅就大家熟悉的作家和作品而言,但丁爱上9岁的贝阿特丽采、彼特拉克爱上12岁的劳拉、美女海伦12岁当上王后、《罗密欧与朱丽叶》里的朱丽叶是14岁,26岁的爱伦·坡娶了13岁半的表妹弗吉尼亚。至于“恋少女癖文學”,也许是我孤陋寡闻,还真的没见过。

在这个意义上,《洛丽塔》是迄今最重要的一部以“恋少女癖”为题材的长篇小说。它在文學上太成功了,特别是它经典的开头: Lolita, light of my life, fire of my loins. My sin, my soul. “洛丽塔,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望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成了一个标签,让大众一看到,就想起恋少女癖。重要的是,附着在“洛丽塔”这个标签上的,是一个被美化的“深情款款”的男主人公,加一个被污名化的“性早熟”少女,在不明就里的大众看来,这就成了问题。

我覺得,以戀少女癖爲題材的文學,不等同于戀少女癖文學,《洛麗塔》也絕非兒童色情文學。題材敏感,但又不涉色情,這才是《洛麗塔》的過人之處。據說《洛麗塔》最初的讀者誤以爲他們讀的是一本淫穢的書,以爲讀下去會有越來越多的淫穢場面,而一旦讀了幾章發現什麽都沒有,莫名失望。

经典,就是那些知道应该去读、却迟迟不能翻开的书。《洛丽塔》被谈论得多,被閱讀得少;被误解得多,被理解的少。凡是不看全书、只接受上面那个标签的,都是以讹传讹。

澎湃新聞:圍繞《洛麗塔》的爭議事實上自其問世之初就開始了,納博科夫在後記《關于一本題名〈洛麗塔〉》也提到了書稿完成後被出版社以淫穢不道德等原因拒絕的經曆,《洛麗塔》上世紀80年代傳入中國的時候很多書商將其作爲色情讀物來宣傳。

馬淩:在寫作過程中,納博科夫就動過燒毀未完成稿的念頭。1954年《洛麗塔》完成後,也曾想過不署真名。在美國,先後被四家出版社拒絕,一家建議把洛麗塔改成一個12歲的男孩;一家編輯看到188頁實在看不下去;一家說書中“沒有好人”;最後一家認爲出版本書的話,社長會坐班房。納博科夫一度確信這部小說將永遠不會爲世人所理解,于是決定將手稿付之一炬,幸虧在妻子薇拉的竭力阻攔下,才免于被扔進火爐燒爲灰燼的命運。最終,他把手稿投給了法國的奧林匹亞出版社,而並不了解這家出版社的聲譽——它專門出版違禁的讀物,包括色情讀物,曾出版過亨利·米勒的《北回歸線》。奧林匹亞出版社出版一套著名的綠色封皮的標准色情讀物,《洛麗塔》也是綠色封面,而且在巴黎出版時間已經是夏末,錯過了發行高峰期,因此出版後無聲無息達六個月。多虧格雷厄姆·格林慧眼識珠,對它褒獎有加,才使它廣受贊譽,被譽爲1955年最佳小說之一。有意思的是,它雖然在法國出版,1957年又在法國成爲禁書,到1959年解禁。《洛麗塔》1958年8月在美國出版,三周內便售出10萬本,堪比《飄》的盛況。1959年,英國修改《淫穢出版物法》,因此它也得以進入英國。

《洛麗塔》最早的中文譯本,應該是1964年台灣皇冠版。大陸的譯介始于上世紀80年代,在1989年就有三個不同的譯本,漓江版,河北人民版和江蘇文藝版,我昔日看過的應該是于曉丹的版本。當時出版界比較混亂,除了正版還有盜版,“地攤文學”賣的就是准色情封皮,所以早期的《洛麗塔》往往是色情雜志封面女郎的那個樣子,誠實地說,倒沒有突出“少女感”。在我印象中,我看過一組後現代文學經典,比如巴塞爾姆的《白雪公主》,都是這樣包裝後在地攤上賣的,估計大出讀者預期,笑。我們那個難以言喻的時代!

因爲80年代中文世界比較開放,所以《洛麗塔》並沒有成爲“禁書”,書商噱頭,所謂“全本”是指“注釋本”,正文裏沒有什麽可刪節的。印象裏它很早就經典化了,至少在90年代,南開大學的《外國文學史》增補章節,我寫了納博科夫和《洛麗塔》。因此,爭議發生在題材領域,文學領域是沒有爭議的。

澎湃新闻:如果认真閱讀《洛丽塔》,像纳博科夫期待或者说苛责读者做的那样,会发现小说本身有着多重的视角(作者“装扮”成写序言的小约翰·雷博士)和复杂的结构。

馬淩:小說包含“序言”和“正文”兩部分。正文部分的基本故事情節我們都知道,37歲的亨伯特·亨伯特,爲了接近12歲的洛麗塔,娶了洛麗塔的母親,當洛麗塔母親意外車禍死亡後,以繼父的名義帶著洛麗塔駕車周遊全美。此後,洛麗塔失蹤,亨伯特四處尋找,最後開槍打死了誘拐洛麗塔、同時也是第一個與洛麗塔發生關系的人:劇作家奎爾蒂。在獄中的56天裏,他寫下了《洛麗塔、或一個純潔的鳏夫的自白》。他堅信,自己的這部作品能使洛麗塔永遠活在後世人們的心中,這是他們二人能夠共享的惟一的不朽。

就像我們今日看電影,常常有幾分鍾,劇情發生整體的“反轉”乃至“再反轉”,《洛麗塔》也是如此,因此不能只看正文,還一定一定要看“序言”。“序言”部分的敘述者爲小約翰·雷博士,他敘述了這本書的由來和自己的感想。從序言中讀者得知,這位博士曾經寫過一本獲獎圖書《感覺是否可靠?》,在書中討論了某些病態和性反常行爲。大概是由于這一經曆,“亨伯特·亨伯特”的律師委托他來編輯這份手稿。他還透露,“亨伯特”已經在審判前幾天因心髒病突發死于獄中,一個月後“洛麗塔”死于難産。

從結構上看,安排一個序言是大有深意的。正文是主人公的聲音,是亨伯特的一面之詞,洛麗塔雖然是女主人公,但卻是“無言的”女主人公,是亨伯特任意解釋的對象。即便輕描淡寫,讀者還是可以了解:亨伯特是一位頻繁出入精神病院、經常處于崩潰邊緣的精神病人。但是他真的是瘋子嗎?結尾部分指出他先是被送進精神病院接受觀察,然後又被送進監獄,似乎是在暗示他的精神狀況並沒有問題。那麽關于洛麗塔的故事到底是一個瘋子的呓語、還是一個僞瘋子爲逃避懲罰而進行的處心積慮的“脫罪設計”?這“不可靠的敘事者”爲讀者設下了一個圈套。

我想,把《洛麗塔》正文理解爲亨伯特的“脫罪設計”是可以的,如果房思琪的那個禽獸老師李國華會寫一篇小說,估計就是這樣的思路。這個脫罪設計包括四個主要方面:1.描寫自己的心靈陰影:13歲時,亨伯特狂熱地愛上了12歲的小姑娘阿娜貝爾,然而命運無常,未等他們偷嘗禁果,阿娜貝爾便死于傷寒。阿娜貝爾的死在亨伯特整個沈悶的青春歲月裏構成了一道無法清除的障礙,使得他在成年後養成了一種畸形病態的愛好——喜歡9至14歲之間的某一類小女孩。2.推脫自己精神狀況不佳,反複出入精神病院。3.陳述自己深刻的、癡情的、負責的愛。4.將洛麗塔汙名化:是洛麗塔勾引了他,他甚至不是洛麗塔的第一個情人。

當然,這個故事還可以再反轉一次,還是在序言裏,編輯小約翰·雷博士本人似乎是研究病態和性反常行爲的專家,他的專著《感覺是否可靠?》與正文部分的主題遙相呼應,博士呼籲不要將此書當成是色情文學,而要當成精神病學領域裏的經典病例。那麽這位博士是“可靠的敘述者”嗎?他的感覺是否可靠?會不會他才是真正的敘述者、也就是真正的亨伯特?最重要的是,他代表的是作家納博科夫的聲音嗎?在序言部分的結尾,博士道貌岸然地指出:“對于我們來說,比科學意義和文學價值更爲重要的是這本書應當對嚴肅的讀者産生倫理學上的影響”。而衆所周知,納博科夫本人恰恰是反對“道德解讀”、強調文學價值的。所以這個序言是不是納博科夫的障眼法呢?

無論是哪個層面,序言的存在都有極深的結構意義,它提醒我們不要完全被正文裏亨伯特的敘事角度所欺騙。“作者意圖”的不斷後退和有意遮蔽,使得讀者要自行選擇看待亨伯特的態度:原諒他、理解他,還是譴責他、憎恨他。

澎湃新聞:《洛麗塔》其實是納博科夫對色情文學的戲仿?

马凌:纳博科夫不仅是作家,也是蝶类研究者,有一套“蝴蝶美学”。蝴蝶的“摹拟之谜”——借助拟态躲避天敌的本领——是他非常感兴趣的地方。他说:“当一只蝴蝶不得不像一片树叶时,不但一片树叶的所有细部都被美丽地呈现出来,而且还慷慨奉送摹仿蛆虫所钻的洞孔的斑点。‘自然选择' ,在达尔文式的意义上,无法解释摹仿特征与摹仿行为的奇迹般的巧合 ,人们也无法诉诸‘生存竞争’的理论,在一种防卫器官被推至摹仿的精微、繁盛以及奢华的一个极点,远远超出了一种食肉动物的鉴赏力的时候,我在自然之中找到了我在艺术中寻求的非功利的快乐。两者都是魔法的一种形式,两者都是一个奥妙的巫术与欺骗的游戏。”

納博科夫不關注“文以載道”,在他看來,文學就是一種欺騙的遊戲,作家好比魔法師,好比使用摹擬方法的蝴蝶,讀者像捕蝶人,要積極參與文本的解讀,通過對細節的反複琢磨來識破僞裝、尋找答案。越是偉大的作品,越有高超的欺騙性。納博科夫的“戲仿”包括結構、母題、細節等多個層面。比如從結構上看,他的《王、後、傑克》是對《包法利夫人》的戲仿;《絕望》是對《罪與罰》的戲仿;《禮物》戲仿文學傳記;《微暗的火》戲仿文學批評;《阿達》戲仿百科全書;《洛麗塔》戲仿色情文學。又比如,亨伯特和奎爾蒂的關系有陀思妥耶夫斯基“雙重人格”式人物的影子,亨伯特的戀少女癖反諷了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學說,特別是整部作品的文體揶揄了忏悔錄、色情文學、公路文學、偵探小說等等。戲仿中套戲仿,爲讀者設下了一重又一重陷阱。

1956年,納博科夫寫了一篇文章,《談談一部叫做〈洛麗塔〉的書》,現在往往收爲《洛麗塔》後記。在此文中,他開頭就說:“鑒于我曾裝扮過《洛麗塔》書中撰寫序言的人物,即老于世故的約翰·雷這個角色,任何來自我的評論,都會讓人覺得——事實上是讓我覺得——這是裝扮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來討論他自己的書。不過,有幾點的確要加以討論,而且,自己出面說話的手法也可以使模仿和典型相融合。”

“模仿和典型”是把鑰匙,他在一開始就給讀者了,但是發現那是鑰匙的人不多。換言之,《後記》的整篇文章,同樣是給讀者制謎,因爲納博科夫戲仿的是“本書作者”。

1962年庫布裏克版《洛麗塔》劇照
1962年庫布裏克版《洛麗塔》劇照

澎湃新闻:纳博科夫在后记中说这部小说毫无道德寓意,他所追求的是一种“美感的喜乐(aesthetic bliss)”,然而这种对于抽象的美的追求却可能带来对于具体的人的漠视。例如小说中亨伯特说自己疯狂占有的并不是她,而是他自己的创造物,这个想象出来的洛丽塔的幻象和她重叠在一起,真实的洛丽塔由此被遮盖了,这种假美感之名的“残酷”在很多或虚构或现实的事件中(如房思琪和林奕含的故事)都在反复出现。

马凌:后记中他的确指出:“我既不是说教小说的读者,也不是说教小说的作者。……《洛丽塔》毫无道德寓意。在我看来,一部虚构的作品得以存在仅仅在于它向我们提供了我直截了当地称之为审美快感的东西。” ——很多读者都被这句话吓到了,认为本书“不道德”。需要指出的,这篇文章里的纳博科夫是“装作”本文作者的,有点拧巴,有些故作姿态,故作惊人之语。或者退一步而言,作者意图的重点可能是戏仿的游戏性,读者反应的焦点则是主题的伦理性。

实际上,纳博科夫的本人伦理倾向可以在1967年《巴黎評論》对他的采访中看出来。采访者赫伯特·戈尔德认为:“亨伯特尽管可笑,还是存有一种有持久力的感人的特质:一个被宠坏的艺术家的特质。” 纳博科夫回答说:“我宁愿这样说:亨伯特·亨伯特是一个虚荣、残忍的坏蛋,却让自己看上去很‘感人’。‘感人’这一术语在其真实的、泪如彩铱的意义上来说,只适用于我笔下那个可怜的小女孩。”

在同一篇访谈中,纳博科夫还指出:“不是我深感亨伯特与洛丽塔的关系不道德,是亨伯特自己。他在乎。” 从精神分析的角度说,正是因为亨伯特自知不道德,又无法克制强烈的欲望,才会不断为自己找理由、找托词、找行动的逻辑,甚至可能在心理上否认真实,甚至人格分裂以转移自己的罪恶感。在小说中,亨伯特带着洛丽塔沿着美国的高速公路,在一个个小旅店停留,长期无法定居,乃是因为他为自己行为的不道德感到不安和焦虑。第一个洛丽塔的诱奸者奎尔蒂,是他罪感的转移对象,虽然他自己做的事与奎尔蒂差不多,他却最终以养父的正义姿态杀死了奎尔蒂。亨伯特杀死奎尔蒂,也就是杀死自己,是自我惩罚。

爲了倫理與正義,亨伯特·亨伯特必須去死。納博科夫在一生中不斷重述這個故事:一個成年男人被一個小女孩兒所吸引。在納博科夫1939年用俄語寫作的小說《魔法師》裏,男主人公娶了12歲女孩的母親,母親因病去世,男主人公圖謀不軌,在罪行被揭露後慌不擇路——或者有意自盡——被汽車撞死。在納博科夫最後一部未完成的小說《勞拉的原型》中,紅酒商人休伯特·赫·休伯特因爲迷戀12歲的女孩弗洛拉,而娶了弗洛拉的母親,他誘惑弗洛拉未成,在電梯中因心髒病突發而死。“壞蛋”死亡,這是一個倫理立場。

不乏有好事者,對納博科夫本人的私生活大爲好奇,懷疑他是否有戀少女癖。納博科夫16歲時愛上了15歲的瓦連京娜·葉夫根尼耶芙娜·舒利金娜,像所有的初戀,無疾而終。初戀情人形象是納博科夫《說吧,記憶》裏的“塔瑪拉”、以及第一部長篇《瑪申卡》的同名主人公,一個豐盈的、有鞑靼人或切爾克斯人的血統的女孩,與《魔法師》、《洛麗塔》和《勞拉的原型》的輕盈骨感的“小仙女”完全不同。年輕時的納博科夫還曾與一位16歲少女訂婚,兩年後未婚妻的父親覺得納博科夫沒有前途,爲此解除婚約。24歲時,納博科夫遇到21歲的猶太女子薇拉,兩年後二人結婚。盡管有一次重要的婚姻危機——38歲的納博科夫與一位31歲的女子有一段持續數月的婚外情,還有其他一些風流韻事,納博科夫與薇拉白頭偕老,是文壇上著名的佳話。《薇拉傳》記載,韋爾斯利學院的女生證實了一件事:“他的確喜歡年輕的女孩,但不是小女孩。”

澎湃新聞:《洛麗塔》的文學倫理也經常被討論,哲學家、倫理學家理查德·羅蒂曾專門撰文討論,如何看待《洛麗塔》的倫理影響?

馬淩:我覺得倫理學上的影響,在《洛麗塔》中包含三重意思:1.揭露文學可能産生欺騙,比如亨伯特的“忏悔錄”中存在自我美化和自我辯解。2.敘事倫理問題,小說敘事視角所致,可以讓“壞蛋”開口,亨伯特也是如此,有人性的弱點,沒有到十惡不赦的程度,也可以贏得一些同情。3.社會性反思,存在著洛麗塔這樣的悲劇,我們如何看待、如何處理?

敘事倫理不同于日常生活倫理,它開創了道德審判被懸置的疆域,當“壞蛋”成爲主角,讓我們看到他的邏輯、他的情境、他的掙紮,是很有撼動力的。就像我們看黑幫電影可能會同情法外之徒一樣,許多小說家的作品借助敘事角度,揭示人生與世界的不確定性,包括倫理道德標准的不確定性。哲學家理查德·羅蒂把小說視爲反諷的藝術,反諷讓人難受或不安是因爲它通過揭示世界的暧昧性而使我們失去確信。小說中的真理是隱藏的,是不說出來的,甚至是說不出來的。羅蒂又認爲,當我們看到他人正在遭受侮辱和痛苦時,我們也會感同身受,就像我們也在遭受侮辱和痛苦一樣。移情和同情的實質是一樣的,當我們對受難者表示同情時,我們也重複著他們的感受。人類團結不能靠理論探討,而必須靠想像力,也就是把陌生人想像爲與自己處境類似、休戚與共的人物,然後達成理解,走向寬容,這樣一來,文學藝術就俨然成了“道德變遷與進步的主要媒介”。

納博科夫在《洛麗塔·後記》裏承認,小說具有“秘密的脈絡、不易察覺的坐標”,其中包括他“花了一個月時間”寫作的“卡思邊的理發師”。在小說裏,這只是看似尋常的一段:

在卡思邊鎮上,一位很老的理發師爲我建了一個很一般的頭:他絮絮叨叨的談論著他打棒球的兒子,說到動情處,還噴出口水在我脖子上,而且隔一會兒就用我的包巾擦拭他的眼睛,或停下他那巨大的剪刀,去剪一些褪色的報紙;我真是心不在焉,以至于當他指著放在那些老舊灰色的洗發液中間的一張照片時,我才驚訝的發現,原來那位留著胡須的年輕棒球員已經去世三十年了。

在《偶然、反讽与团结》一书里,罗蒂特别写了《卡思边的理发师:纳博科夫论残酷》一章。指出亨伯特对于卡思边的理发师缺乏好奇心、缺乏共情能力。在罗蒂看来,追求美感喜乐的人可能会犯一种特殊的残酷,“情感敏锐的人可能杀人,善于美感喜乐的人可能残酷,诗人可能毫无怜悯之心。”亨伯特为了自己的“美感的喜乐”,残酷地牺牲了洛丽塔的美好童年。尽管他写了忏悔录,并希望通过自己的写作让洛丽塔“活在后世人们的心中”,但是洛丽塔的现世生活,却是永远无法弥补了。所以,亨伯特是一个唯美主义的罪犯。但是,小心翼翼对“卡思边的理发师”这一细节进行设计的纳博科夫,则肯定是有共情能力、且对冷酷有所提防的,罗蒂的这个神逻辑就这样生成。简单说,纳博科夫必须被拯救,因为罗蒂的雄心之一是解决“公共的正义”与“私人的完美”这种由来已久的对立。他找到的是一个最低限度的统合,也就是把正义的社会看作容许所有公民都能按照自己的理想进行自我创造的社会,只要他们彼此不伤害对方、优势者不占用劣势者维持自我基本生存和自我创造所需要的资源。如果纳博科夫不残酷,恰好就是罗蒂乌托邦里的公民——自由主义的反讽主义者”(liberal ironist)。

所以,納博科夫值得被拯救,而亨伯特·亨伯特必須去死。

來源:澎湃新聞

0

熱點資訊

© CopyRight 2012-2020, aboveface.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電子郵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請將#改爲@)
蜀ICP備06009411號-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