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蘑菇视频app來信 蘑菇视频app美術 蘑菇视频app文學 蘑菇视频app人物 蘑菇视频app評論 蘑菇视频app圖庫

蘑菇视频app美術

藝術品市場的“灰色地帶”中發生著什麽?

2020-04-29 10:04 來源:雅昌藝術網 作者:劉震風/編譯 閱讀

旧金山大学(University of San Francisco)教授约翰·扎罗贝尔(John Zarobell)

在《艺术与全球经济》(Art and the Global Economy)一书中,旧金山大学(University of San Francisco)教授约翰·扎罗贝尔(John Zarobell)探讨了“艺术世界如何在过去一代人的时间里发展成为全球经济,以及这对艺术家、交易商、策展人、文化管理者、教育工作者和公众意味着什么”。扎罗贝尔还探索了全球艺术市场中不公开的方面,他称之为“边缘艺术市场”。在接下来的摘录中,他解释了非正规经济(几乎所有行业都有其一席之地)如何与艺术市场台面上的行为发生交叉,形成了一些人所说的“灰色市场”。

1973年,基思·哈特(Keith Hart)首次使用“非正规经济”(informal economy)一词来描述发展中国家中某些“新发明”的经济方式,以便在几乎没有“常规”就业机会的世界中生存。从那时起,这个词就被用来形容那些在全球经济中没有稳定经济基础的人,为了生计而进行的自下而上的努力。

“非正規經濟”常用來指未經記錄,未征稅,不受監管,遊走在法律邊緣的交易。這也被稱爲“灰色市場”,但與非法的“黑市”有明顯的區分。

OECD(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2009年的一份報告稱,全球一半的員工受雇于非正規部門,預計到2020年,這一數字將升至三分之二。但是,這份統計可能忽略了經濟中正規領域和非正規領域的交叉部分——因爲不可能將這兩個領域完全分開。

塞尚《玩紙牌的人》1890-1895年作
塞尚《玩紙牌的人》1890-1895年作

在評估全球藝術品市場的規模和性質時,非正規經濟正成爲越來越重要的一個部分。考慮到目前投資藝術品的高淨值人士所采用的離岸金融機制,往往就連台面上的藝術品經銷商們都很難確定通過藝術品而轉移的資金是否“幹淨”。藝術家也是一個不受限制的勞動力資源的完美典範,很多藝術家在沒有正式合同和納稅的情況下委托、甚至賣掉藝術品,遊走在法律邊緣。

藝術世界的非正規角落

当谈起艺术市场时,大多数业内人士通常会首先考虑纽约、伦敦或香港的国际拍卖行、画廊或经纪人,但固然没错,却不是艺术品市场的全貌。例如,克莱尔·麦克安德鲁(Clare McAndrew)在2019年《巴塞尔市场报告》中认为,已统计的艺术品市场规模与实际市场规模之间存在相当大的差距。

这种差距既包括独立艺术家自主销售,或在小型艺博会上得到的收入,也有中国大芬村等生产古典大师和印象派绘画的绘画复制品的工厂的一份。人们很容易认为,这类活动对艺术品主流市场而言是微不足道的,但是问题仍然存在:这部分艺术经济的规模有多大?是7%还是44% ?

黑白經濟的融合是藝術品市場日益重要的問題,卻很少有評論者關注這個問題。據報道稱,在2011年,塞尚《玩紙牌的人》以2.5億美元的價格私下出售給卡塔爾王室,這筆交易是否需要繳納銷售稅?如果是,向哪個國家/地區繳?這幅畫是賣方直接寄給買方的,還是通過自由港交易的?經紀人得到的傭金是多少?是否有中間人從與各方的聯系中獲利?如果是,他們是否爲此收入繳納所得稅,還是將其轉移給離岸公司或信托公司?

沒有人會在公開場合回答這些問題,所以公衆永遠不會知道。但關鍵是,全球藝術品市場受到的監管很少,因此即使在這種“合法”銷售的情況下,也無法評估這些交易的非正規部分的規模。考慮到離岸金融機制的存在,有足夠的方法來規避國家監管,以至于許多正規交易似乎都有一條非正規的尾巴。

向來對揭露隱秘很感興趣的記者(和學者),往往傾向于暗示這類交易之所以隱秘操作,正因爲它存在違法的可能性。但是非正規經濟與非法經濟不同,就像沒有個人或企業願意牽涉到黑市交易,或是與來源不明的藝術品扯上關系。

藝術品銷售者要遵守一定的規範和行爲准則。然而,藝術市場的交易是在一個監管寬容和容易套利的網絡中進行的。因此,貨幣和金融服務的非正規市場,是與藝術市場攜手並進的。

藝術界的“禮物經濟”

在藝術世界中,很少有比“禮物經濟”更明顯的非正規經濟案例,在某些情況下,禮物經濟更像是一種貪汙經濟。

通过赠送艺术品,不仅可以影响一些区域甚至国际拍卖市场的价格,还能达到某些艺术之外的目的。社会学家奥拉夫?韦尔修斯(Olav Velthuis)就认为:在市场环境中,礼物交换巩固了社会关系,而这些“社会关系具有工具性的经济价值,(正如新古典主义经济学家所声称的)提高了(而不是妨碍)效率”。在讨论艺术家、交易商和收藏家之间的关系时,韦尔修斯指出,纽约和阿姆斯特丹的当代艺术市场可以通过多种方式更有效地为自己服务,而不是成为向最高出价者开放的自由市场。

筆者認爲,藝術品市場並不是自由的,而是一個經過改造的市場,信息和交易的分布不均勻,給內部人士帶來優勢。換句話說,僅僅通過相信一個新興藝術家或支持一個客戶,經銷商就可以在他們所處的特定市場領域內爲客戶提供生意上的便利。

作爲一名社會學家,韋爾修斯認爲社會關系是當代藝術市場的核心,而禮物經濟則是這一發展的核心。在禮物經濟中,交換的商業性質被邊緣化,取而代之的是通過慷慨而建立起來的“信任關系”。

禮物經濟在不同文化中的運作方式有所不同,包括俄羅斯,中國和巴西等,這些國家/地區都有送禮的傳統。

倫敦《星期日泰晤士報》調查稱,俄羅斯在申辦2018年世界杯主辦權時,曾向兩名有投票權的國際足聯委員贈送了兩幅藝術品作爲禮物。據CNN報道,一幅畢加索的畫作被送給了歐洲足球協會的米歇爾·普拉蒂尼,但他否認了這一說法。

俄罗斯在申办2018年世界杯主办权时,曾向两名有投票权的国际足联委员赠送了两幅艺术品作为礼物

而在另一起相关案件中,国际足联的另一名投票成员米歇尔·德胡格(Michel d’hooghe)承认收受了一幅风景画,但因为嫌这幅画“丑陋”,并且没有价值,而投了反对票。

還有報道稱,送給普拉蒂尼的畢加索作品是俄羅斯冬宮博物館的藏品,如果事實果真如此,這將是藝術界不可想象的醜聞。盡管此報道目前無法證實(也許永遠不會得到證實),但它說明了禮物經濟如何轉變爲賄賂經濟。

《纽约时报》2009年曾刊登过有关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报道

《紐約時報》2009年曾刊登過有關中國藝術品市場的報道,這給整個藝術品市場帶來了更多的複雜性和更大的系統性風險。報道稱,“(中國藝術品)市場...已成爲腐敗的溫床,因爲企業高管通過藝術品來賄賂官員們”。而這些賄賂還有一套特殊的方法:“在某些情況下,官員會將藝術品送至拍賣會,想要行賄的商人以高價買下這件藝術品,相當于變相行賄。這種“雅賄”行爲,說明了如何通過藝術品拍賣市場進行“洗錢”。

“炒”的價格

但是,送禮和賄賂經濟還不算是中國藝術品灰色市場的全貌。價格操縱同樣是非正規經濟中十分猖獗的一塊。在中國,在世的藝術家直接通過拍賣行出售其作品,完全跳過了經銷商體系,並直接擡高中國當代藝術品的整體價格,這比美國和歐洲普遍得多。

在某種程度上,當代藝術品的經銷商也會使用拍賣行來穩定所代理藝術家的價格。如果有人將某個畫廊所代表的藝術家的作品進行拍賣,但卻無人問津,或是會以低于經銷商的心裏價位成交,那麽經銷商通常會在心理價位附近自己出手買入該作品,爲其保駕護航。

這種做法在近一個多世紀以來被廣泛使用,但是中國拍賣市場的特點是“收藏家和投資者,也許是擁有特定藝術家大量作品的藝術投資基金坐莊。他們通過競拍一件作品,來炒作該藝術家的價值體系,然後出貨得利。

在過去的十年中,許多中國藝術家進入了全球拍賣榜的前十之列。齊白石、張大千、趙無極等藝術家的名字與畢加索、沃霍爾等藝術家一同成爲全球最暢銷的標的,其中明顯存在炒作的痕迹。鑒于過去十年來當代藝術價格的整體飙漲,像這樣的非正規價格操縱似乎也成了這個市場的一部分。

藝術家和非正規經濟

藝術家同樣在非正規經濟中生存了很長一段時間,因爲很多情況下,藝術家可以避開稅務的管制。比如,藝術家在自己的工作室裏將畫賣給藏家,或是在小型藝博會上直接出售自己的作品,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他們不自主報稅,稅務部門很少會向他們收稅。

還有一種情況是,如果畫廊主或策展人給一位新興藝術家舉辦了一個展覽,那麽藝術家通常會向主辦者贈送一些藝術品作爲回報,而這種禮物可能不會出現在任何稅單上。韋爾修斯將這些禮物描述爲鞏固藝術世界的社會關系的禮物。

這種無法衡量價值的贈與行爲發生在藝術世界的方方面面,不僅藝術家,還有策展人和非營利性機構等很多市場環境有時都在提供免費工作,因爲他們想要得到認可並希望登上更大的舞台。有時甚至他們自己也不願意將自己的工作貨幣化。他們的行爲提供了無法量化的盈余,而他們得到的回報也不是那種可以在稅單上申報的東西。然而,每個人都要生存,這些“免費”的行爲背後,往往會轉化爲更大的市場利益,並維系著藝術市場這台機器的運轉。

0

熱點資訊

© CopyRight 2012-2020, aboveface.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電子郵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請將#改爲@)
蜀ICP備06009411號-2